>

艺术和观众,观众素质成困扰

- 编辑:betway必威手机版 -

艺术和观众,观众素质成困扰

开幕仅两天,2008第七届上海双年展便陷入尴尬中。鉴于有观众在自己的互动装置作品上肆意涂鸦的不文明之举,斯洛伐克艺术家罗曼.昂达克昨天愤然封展。在现场,原本摆放该作品的区域墙面上的标牌已被拆除,入口处也拉起了警戒线,禁止观众入内。策展部门相关负责人遗憾地表示,个别人的不文明之举不但让艺术家为作品未得到应有的尊重而倍感失望,也让大家失去观赏一件好作品的机会。

图片 1

图片 2

《测量宇宙》昨起谢绝参观

测量宇宙现场测量宇宙飞行器效果图飞行器展览现场

昨天,罗曼昂达克的互动行为艺术作品《测量宇宙》已经被绳子围起,观众不能进入其中。观众把自己的身高在展厅白墙上画一道,再签上姓名日期

美术馆三楼15号展位,便是被昵称为量身高的斯洛伐克艺术家罗曼.昂达克的互动装置作品《测量宇宙》。入口处的白色墙壁上,某观众留下的2008.9.9老张观双年展字样,显得格外刺眼,更有观众将多位伟人的名字书于墙上凸现个性。现场,一位工作人员透露,这个互动装置作品本应由专人协助观众测量完身高后,提供水笔让当事人写上自己的姓名和来访日期。开展首日,这个作品受到热捧,现场人潮拥挤,部分观众便拿出随身携带的圆珠笔在墙上乱涂乱画,在雪白的墙壁上留下很多刺眼的痕迹,根本无法清除干净。

上海双年展里频频亮出警戒观众到此一游惹恼艺术家 小戚是某高校艺术系的老师,眼看今年的上海双年展快要落幕,上周末,他特地从杭州跑去上海看展。可和记者说起这趟艺术之旅,他却显得有些遗憾,之前看过你们双年展开幕时的报道,说有很多有趣的装置作品和互动作品,可以动手玩一玩,我还对着功略去找,可很多都拦着不让靠近,有的甚至提前撤展了。 两个月前双年展开幕时,主策展人张晴称本届上海双年展是艺术家与老百姓走得最近的一届,可小戚纳闷,为何到了最后,艺术家却对观众说不?张晴无奈地摇摇头,观众想近距离触摸艺术,可是热情过了火。 《飞行器》入口处拉起警戒 上海美术馆一楼场馆最大的地盘几乎全被《飞行器》占去,一个由拖拉机、轿车和飞机嫁接而成的装置艺术作品。小戚想去机舱内部看个究竟,左右两个入口处却都拉起了警戒,他只能隔着绳子探身拍几张内景,郁闷地离开。 照片里,请勿攀登、请勿入座等3块白底红字的牌子特别醒目,可记者记得,在双年展开展之初,这些都不存在,每天都有成群观众在里面钻进钻出,坐在机舱里享受驾驶的快感,或是爬到拖拉机上留个影。 昨天,记者联系上作品的主人尹秀珍时,她人在北京。虽然禁令不是她下的,但她对承展方上海美术馆的保护措施表示理解,我当然希望作品是全开放的,可展览期间我也去过现场,发现驾驶舱里的好多按扭都被人拧了下来,连夜把它修好。他们这么做,也是为了保护我的作品。 到此一游惹恼艺术家 在寻找互动装置作品《测量宇宙》中,小戚同样被泼了冷水。他在美术馆三楼转了好几圈,依然没有找到那个可以量身高的创意白墙。后来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个艺术家早就撤展了。 《测量宇宙》算是这届上海双年展上人气最旺的展品之一,斯洛伐克艺术家罗曼昂达克借用很多人随地留名的习惯,让每一个观众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把自己的身高在展厅白墙上画一道横线,再用统一的格式签上姓氏、日期。这个行为原计划要贯穿整个展期,最终呈现一幅黑色壁画,显示出个体生命和群体之间的关联。 记者从双年展主策展人张晴处得到证实,撤展是罗曼本人提出的,还亲自撕掉了作品介绍,因为某些过度热情的观众擅自进行了本土化再创作。来的人太多了,工作人员在里面测量身高的时候,其他观众等得不耐烦了,就自己动手,拿笔在墙上随意涂鸦,有写某某留念的,有假冒伟人签名的,还有最具中国特色的到此一游。 张晴说,艺术家在双年展上要求撤展的例子并不多见,虽然他们努力和艺术家协调沟通,将不符规定的字迹抹去,但艺术家认为,这个作品的本意是要成为一种具有社会学数据归纳意义的艺术作品,以一种诗意的方式呈现结果,而观众违规介入的随意性已经使其失去了应有的精确性和真实性。 策展人无奈:观众热情过了火 参观人数已经超过了25万,比以往任何一届都多。本届双年展的大众化终于成功吸引了创纪录数量的观众,这让张晴在开心的同时也陷入两难。 观众的一些不文明行为让许多作品,尤其是漂洋过海的外国装置艺术品陷入尴尬,于是,随着展览的延续,规矩不得不又多起来,一些作品陆续被围起来,不能靠近。很多作品会贴上请勿触摸的警示牌,仍然有些观众视而不见。在其他雕塑、影像、绘画等展品周围,工作人员更是扯着嘶哑的嗓门不停地喊请不要触摸。张晴无奈地说。 在他看来,艺术家并没有错,他们要坚持自己的艺术见解,对自己的作品负责;双年展也没有错,他们要培育艺术观众,呵护当代艺术的大众土壤,但我们也要考虑到双年展闭幕之时,这些展品将以何种面貌回到艺术家的手中。

昨天下午,上海双年展现场传出消息,斯洛伐克艺术家罗曼昂达克要求撤展。他的作品名为《测量宇宙》,这个互动作品的实施,是观众在工作人员的帮助下把自己的身高在展厅白墙上画一道,再签上姓名、日期。这个行为原计划要贯穿整个展期,最终呈现一幅黑色壁画,显示出个体生命和群体之间的关联。

从墙上不少观众留下的名字和来访日期,可以想见当天热闹程度,但昨天这个展区的入口处已拉起了警戒线,原本贴着的标示牌已被拆除。不过,不少途经此处的观众仍驻足。虽然不明就里,但大家还是热烈讨论着作品含义。对于这令人啼笑皆非的尴尬一幕,策展部门相关负责人遗憾地表示,这已是残缺的宇宙!

编辑:admin

但昨天,这个作品的实施戛然而止。早报记者在现场发现,实施这个作品的展厅已经暂时关闭,只可远观不可参与。对此,上海双年展主办方接受采访时表示,由于艺术家要求撤展,这个作品暂时不对观众开放,相关的协调工作正在进行之中。

请勿触摸欢迎触摸

艺术家要求撤展的起因是,很多中国观众没有严格按照作品的实施要求,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测量身高并署名和签写日期。不少观众走进展厅之后直接就拿出笔在白墙上涂写,就像在一个景点的墙壁上写上到此一游那么随意。因此,艺术家认为自己这一作品已经失去了本来的意义并要求撤出展览。这个作品的本意,是要成为一种具有社会学数据归纳意义的艺术作品,以一种诗意的方式呈现结果。而观众违规介入的随意性已经使其失去了应有的精确性和真实性,使其成为虚假的呈现。

据介绍,《测量宇宙》是一件在国外得到广泛好评的作品,斯洛伐克艺术家罗曼.昂达克对此次上海之行曾充满期待。但是,才过了一天,他就发现自己的作品被涂得乱七八糟。大师很生气!他告诉我,在柏林展出时,根本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每一个观众都很自觉。昂达克先生愤然提出,即刻封闭自己的作品,不再接受任何观众参观,让双年展的相关负责人倍感遗憾。

艺术家在双年展上要求撤展的例子并不多见,截至发稿,上海双年展方面仍在多方面协调、沟通此事。双年展主办方相关人员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双年展开幕两天来,前往参观的人流创下了新的纪录。每天进场的观众达5000余人。这么大的人流量,几乎相当于西方很多著名美术馆一周的总量,对展厅的管理带来了一定难度。《测量宇宙》这个作品要求观众在工作人员的协助下在白墙前完成量身高的过程并用黑水笔将身高、姓氏、日期记录在墙,但不是每个观众都会自觉遵守互动规则,因此才出现了有人信手乱涂的现象。

接受本报采访时,该负责人表示,类似的不文明之举在历届双年展上似乎从未缺席。上届双年展上,奈良美智的装置作品《充气糖偶》曾严禁观众触摸,但部分观众竟坐到作品上拍照留念。其实,很多作品会贴上请勿触摸的警示牌,但偏偏总有些观众将之误读成欢迎触摸。这样的做法还算是欣赏吗?他表示,欣赏一些有趣的装置作品时,观众参与热情高涨并非坏事。但是,表达感动的方式不是去破坏它。当代艺术表达形式很自由,但并不意味着欣赏方式也可以很自由。文明观展,是每个艺术爱好者最起码应该拥有的本能!

由此,文明观展又被提到了公众的面前,本次双年展中,许多体积巨大、材料费昂贵的艺术品都是开放式陈列的,观众伸手可及我们这座城市的观众平均素质,直接决定了双年展闭幕之时,这些展品将以何种面貌回到艺术家的手中。

编辑:admin

记者观察

他们不知道,空白的墙壁属于艺术家

上海美术馆方面的工作人员感叹说,艺术家并没有错,他当然要坚持自己的艺术见解、对自己的作品负责;双年展也没有错,他们在培育艺术观众、呵护当代艺术的大众土壤。这只是一个始料未及的突发事件。现在,这个事件的处理方式还在协调。上海美术馆正在考虑如何更有效地进行观展管理,策展团队也在努力劝说这位艺术家根据观众的事实流量修改一下自己的作品设置。

而中国观众进入美术馆观看当代艺术的双年展,殊为不易。在本报以前的很多报道中都曾经提及,中国的艺术普及状况令人担忧,大部分市民甚至都没进过上海美术馆。本届双年展的大众化终于成功吸引了创纪录数量的观众。如此说来,似乎让人理解了双年展左右为难的心境在颇具艺术嘉年华意味的双年展召唤下,很多观众第一次踏进了美术馆的展厅,他们在五光十色的作品前留影,在互动作品中跃跃欲试,他们终于发现当代艺术其实可以看懂,并可能从中获得愉悦。他们欣然在雪白的墙壁上写下自己的身高和姓名,他们不知道面前那空空如也的墙壁,实则是艺术家作品的一部分,当他们踏入那个房间时,他们已经进入了艺术家的作品,必须尊重艺术家的逻辑和设想,但这是他们和艺术少有的相逢,他们和艺术及艺术家尚未完全相知,于是,他们的草率惹怒了艺术家。

编辑:admin

本文由本周精选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艺术和观众,观众素质成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