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说说明代,透过气泡等微观痕迹浅析明代景泰款

- 编辑:betway必威手机版 -

说说明代,透过气泡等微观痕迹浅析明代景泰款

以上文献资料说明,景德镇官窑曾一度在“正统初罢”,其后朝廷又三令五申禁民窑私烧各种彩瓷。这或许是这一时期瓷器罕见的主要原因。

刘 超联拍在线鉴定专家鉴定范围:高古瓷、明清瓷、近现代瓷、杂项 人物名片 华夏古陶瓷科学技术研究院特聘院士、交通大学海外教育学院客座教授、文化部艺术发展中心瓷器鉴定专家、美国华人收藏协会名誉会长、法国华人收藏协会海外顾问、上海市工商联文化产业商会艺术品鉴赏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原上海卫视《好运传家宝》节目特邀鉴定专家,原上海虹桥古玩城常务副总经理。 日前,在给一些学习古陶瓷的学员上课时有人问道,什么叫明代瓷器的空白期?这个问题,经常有人问我,我也手上有些资料,正好敷衍成文,在此贡献给大家了。明代自1368年建国至1644年结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由汉族建立的大一统王朝,共传十六帝,享国276年。从朱元璋开始的洪武年,到最后的皇帝崇祯,历经276年,而所谓的空白期约在明代的中期:就是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公元1436—1464年),在这近三十年时间里,因政局不稳,经济衰落,景德镇的瓷业生产受到很大影响,而且,那时烧造的官窑瓷器上没有明确的纪年文字,所以,学术界和收藏界习惯上把这一时间段称为中国陶瓷史上的空白期。简单地说:在景德镇瓷器历史中,明代正统、景泰、天顺(1436年-1464年)这段时间内,没有发现其中任何三朝时期带官窑年款的瓷器存世,所见瓷器都系民窑所产,所以称作【空白期】。 明正统 青花松竹梅纹罐 此外,空白期时期的瓷器制作具有当时的一些特点:首先是纹饰 。这个时期的青花瓷多采用元代和明代早期常见的一笔点画技法,繁简有序,笔意粗犷飘逸,风格随意率真,画面布局简洁,疏朗。常见的有人物故事、商人逸士、仙山楼阁、琴棋书画等内容。纹饰中孔雀牡丹、缠枝莲菊、松梅竹云龙、麒麟纹比较多见,蕉叶、莲瓣回纹和水波纹是这一时期常见的辅助装饰纹样。另外,这个时期的瓷器釉层较厚,青花显得朦胧、图案不太清晰,青花色泽时有晕散现象。其次是款识 。目前绝少发现空白期有确切纪年款识的官窑瓷器。广东省博物馆馆藏有一件署正统捌年款的青花形笔架,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一件署天顺年楷书款的青花波斯文三足炉。其用笔中锋,笔法率真、洒脱,时代特征明显。我们在传世品中常看到的大明天顺年制纪年款,应为嘉靖、万历或天启、崇祯时期的伪托款识。民窑中有天顺年款的器物书大明天顺年制或大明天顺年造的两行六字款,我以为应为明后期的仿品。以上两个特点也为我们现在鉴定当时的瓷器带来了很好的参考数据。 明景泰 青花八仙庆寿纹罐 明朝正统三年(1438年),官府曾有禁止民窑烧造和官窑器式样相同的青花瓷器的通知;到了正统十二年(1447年),又有不准民窑私造黄、紫、红、绿、青、蓝、白地青花等瓷器的禁令;几年后的景泰五年(1451年),史书上有减饶州岁造瓷器三分之一的记载;到了天顺元年 (1457年),官府曾派中官赴景德镇督烧瓷器;然而,在天顺三年(1459年),又有将原定烧造13.3万余件的瓷器准减8万的命令。从上述文献记载看,这段时期不论官、民窑器都曾有烧造。但传世品中至今未见一件署年款的官窑瓷器,所见瓷器均为民窑所产,故学术界有空白期和黑三代之称。明代这三朝实际上都有官窑出品,主要是皇室内部因帝位屡起冲突,所以,景德镇官窑生产的瓷器此时因不便书写年款而导致落款空缺。因此,历史上这三个朝代的瓷器在各博物馆或私人收藏里常常划入宣德朝或成化朝这一范畴。直到景德镇陶瓷研究所发现了一批明代正统官窑瓷器,并可看出与宣德、成化不同的风格。因此,明代所谓空白期的瓷器面貌才逐渐露出水面。 明天顺 青花携琴访友图梅瓶 但是,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出土的实物和传世物及相关史料十分有限,因此,由于缺乏空白期瓷器的资料而难以进行深入的研究。但是,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可以发现空白期的瓷器的特点:譬如:云气纹较重,主题花纹往往用云气纹罩住,青花也比较灰暗等等。其实空白期并不空白,早在20世纪80年代,有关学者即开始从最新出土的文物及有关藏品分析空白期瓷器的特点,并指出这个时期瓷器生产低落的原因。进入21世纪,对空白期瓷器的研究是百尺竿头,更进一步。2012年12月1日,由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和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共同策划的填空补白——明代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官窑瓷器特展在深圳市文物考古鉴定所开幕,与此同时,明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官窑瓷器学术研讨会开幕。有了实物和资料,明正统、景泰、天顺三代官窑瓷器特展取得了相对的成功,各文物单位、研究机构和私人藏家提供的研究资料,让与会专家、学者眼前一亮,他们一致认为,空白期并不空白已成不争之事实。 明正统 青花麒麟翼龙纹盘 给空白期并不空白这一观点提供佐证的主要有三个方面的标本和藏品。一、是景德镇戴家弄澡堂工地出土的一批瓷器,深圳文物考古鉴定所的黄清华从2006年即开始关注研究这批瓷器标本,器物发现时呈有序堆放状态,发现地为窑砖砌堆而成,类似储物间,所有器物皆有发色不正、窑裂、变形、落渣、错画等明显品质缺陷。因此,他认为这是一批经过细心严格挑拣而落选的瓷器,表明这批瓷器的组织者是官方,而不是民间窑业主。戴家弄一带属于景德镇元明时期窑业中心区域,但这批瓷器与永宣官窑相比品质存在较大差异,可以推测承造者是当时技术水平较好的民窑。二、是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同期展出的填空补白景德镇明代十五世纪中期瓷器展品。这批文物包括关家干医院捐赠的52件藏品和其他公私藏品。中文大学文物馆馆长林业强长期致力于明代瓷器的鉴藏与研究,早在2001年,他即发表了《十五世纪中晚期沉船中青花瓷的断代标准》一文,对有纪年的器物列表,对照沉船出土材料,提出断代依据。他在文中指出元代及明代早期青花瓷的某些风格在空白期仍然延续。三、是湖北省出土文物中的明空白期瓷器。据湖北省博物馆蔡路武先生介绍,明朝在湖北省境内的藩王有12系44王,明早期时,亲王墓葬多不用金、玉,除铅锡、漆木明器外,好的随葬品主要是一些珍贵的瓷器,多为赏赐。现已出土的明王墓随葬瓷器中不乏三朝空白期作品。深圳文物所的此次特展,专门从湖北省博物馆借用部分三朝藏品,它们从纹饰风格到制作工艺,都可与景德镇戴家弄出土器物相印证。 明天顺 青花八仙罐 尽管各路专家学者都基本认同了空白期并不空白这一观点,但与会专家学者还是对三朝瓷器为何不制年款,三朝官窑、民窑及官搭民烧的关系,三朝瓷器断代及其他相关问题发表了不同的看法,在明代三朝空白期官窑瓷器为主题的研讨会上展开了热烈的讨论。时至今日,我们回头想想,明代空白期的瓷器经常给人以一种神秘感和想象力,当你看着空白期的瓷器,想起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里面,心灵手巧的工匠们冒着生命危险,不顾皇帝的禁令,私下做出这些精品瓷器贡献给社会,也许对当时的他们来说,是生存让他们产生了动力,但是,却给今天的我们留下了一份宝贵的历史遗产。当你面对这些有着500年历史的空白期时期的瓷器时,在它的器物上包含着一种独特的东西,仿佛给人一种很强的生命感,而这些可能正是当时的工匠们那种是用生命在做瓷器的一种精神上的传承。由于空白期瓷器的存世量少,故而其器型也不多。大多是沿用永、宣时期瓷器的特征,但也有一些新品种,如戟耳带座的器物,这是对元代瓷器的复古,但变化很大。尤其是釉与胎在制作工艺上相对比较粗糙,削足不规整,琢器一般底部无釉,碗、盘类底部跳刀痕比较明显。瓶、罐类器口沿多见削釉现象,足墙较宽而深,也形成了这一时期的普遍特征。此外,这三朝立器的胎体比较厚重,瓶、尊、罐类的器口,正统瓷器与宣德相同,为直颈。而景泰、天顺的与后朝成化类似,多为上收下阔式。底足修得不太仔细,大多为敦厚的浅宽圈足或微微下凹的平砂底,有火石红斑痕和粘一些星星点点的窑渣在底部。 明景泰 青花八宝勾莲大罐 总的来说,空白期的瓷器的胎体比较厚重,胎质细白滋润,釉色大多白中闪青,光亮透明,玻璃化程度较高,有的底足内施白釉,口沿施酱釉,青花发色有浓艳的,也有青中泛灰的,浓艳的是用宣德所存之苏麻离青钴料,也有锈斑。据笔者观察,空白期这一时期的画法大多采用明早期的一笔点画技法,笔法粗放豪迈,特别是中锋运笔,具有明显的时代特征。空白期的作品,大多为民窑产品,而此时的制瓷业虽然受到了当时政府的多项明令规定,但在绘画纹饰并未受到太多干涉,民间的很多人物故事题材出现在瓷器上,使得在其作品绘画上更加充满质朴的民间写意风貌。而少了前朝官窑器纹饰中的那种拘谨。空白期瓷器的民窑并没有像这个时期的官窑大起大落,这段时间的民窑分为两个时期。也就是上述所讲到的承上、启下,前期承宣德制风貌,后期启成化之先河。前期布局繁密,绘画风格较为繁密,后期布局疏朗,笔法也以一笔点染为主,也有渲染。动物类图案有犀牛、麒麟望月、香草龙、狮子绣球、写生蝴蝶、池塘鸳鸯、鱼澡图等,其中前三者较为常见。人物题材的多为简笔写意,时常所见配有云朵,前期为大片云,后期都改之为小片云,所提事物一般都是历时人文掌故,如陶渊明爱菊、携琴访友、三国故事、王羲之爱鹅、苏东坡夜游赤壁、以及婴戏图等纹饰。 明天顺 青花荷莲大碗 而画面简洁,布局疏朗,空间较大更体现了明代中期的画风。据史书记载,自景泰朝开始,几何图案减少,而绘画成分逐渐增加,大部分为人物故事题材,另用缠枝花卉纹,绘画不算细致,但比较流畅。在图案纹饰上采用较多的为折枝花草纹和缠枝纹,动物纹中除龙、凤纹外,也常用麒麟和孔雀等瑞兽纹饰,星象图使用也相对比较普遍。所以,我们在鉴定时也可以从画风上来判断一件瓷器属于那个朝代的器物。 附:【空白期烧窑情况】正统元年,浮梁民进瓷器五万余,偿以钞。禁私造黄、紫、红、绿、青、蓝、白地青花诸瓷器,违者罪死。宫殿告成,命造九龙九凤膳案诸器,既又造青龙白地龙缸。 王振以为有璺,遣锦衣指挥杖提督官,敕中官往督更造。(《明史.食货六.烧造》);正统初(1435):曾一度减免征役、造作。御器厂亦曾停烧。(《明史》《江西大志》)正统三年(1438):十二月丙寅命都查院出榜,禁江西瓷器窑场烧造官样青花白地瓷器于各处货卖,及馈送官员之家。違者正犯处死,全家谪戌口外。(《明英宗实录》)正统六年(1441):五月己亥行在光祿寺奏其金龍金鳳白瓷罐等件, 令江西饒州府造。(《明英宗实录》)正统六年(1441):宮殿告成,命造九龍九鳳膳案諸器,既又造青龍白地龙缸。 王振以為有璺,遣錦衣指揮杖提督官,敕中官往督更造。(《明史.食货六.烧造》)正统十二年(1447):十二月甲戌禁江西饶州府私造黄、紫、红、绿、青、蓝、白地青花等瓷器,命督察院榜谕其处,有敢仍冒前禁者,首犯凌迟处死,籍其家资,丁男充军边卫,知而不告者,连坐。(《明英宗实录》)景泰五年(1454):减饶州岁造瓷器三之一。(郭子章《豫章大事记》)天顺元年(1457):仍委中官烧造(《《浮梁县志》》);天顺三年(1459):十一月乙未光禄寺奏请于江西饶州府烧造瓷器共十三万三千有余,工部以饶州民艰难,奏减八万,从之(《《江西大志。陶书》》); 天顺八年(1464):正月(英宗病死,成化帝入继大统,其即位诏书中停止在景德镇烧造瓷器命令。)江西饶州府,浙江处州府,见官差内官在彼烧造瓷器,诏书到日,除已烧完者照数起解,未完者悉皆停止,差去官员即便回家(《《明史》》卷八十二)。 明正统 青花孔雀纹大罐 据文献记载,一件官窑瓷。从烧造到运到朝廷,每件成本约一两银子。难怪经济极为拮据的这三朝,在短短的三十年中,对官窑瓷的减烧令。停烧令接连不断,再加上管理混乱和腐败。这三朝的官窑肯定很衰败。大不如前朝,也大不如后朝。这三朝的衰败。却为民窑提供了难得的绝好发展机遇:官窑的烧造能工巧匠,必然要向民窑转移,民窑获得了技术条件;官窑瓷生产的减少和禁止在朝廷外流通,精细瓷的需求必然要向民窑转移,民窑又获得了市场和资金。那些达官贵人以及各地的藩王们,为了获得精细瓷。很可能以来料加工的方式让民窑给他们烧造。这样,民窑又获得了优质的烧造材料。由此可见。尽管这三朝对民窑瓷的烧造有种种限制。但这三朝的民窑却是空前发展的时期。

本器上的绘画是松鸟图。一条茎蔓相连的长形松枝以横跨的姿态从兽耳的右侧越过器身,延至对面兽耳的左侧,枝头零星挂有松果。松枝上空,即 两只兽耳的中间,一只飞鸟凌空而下,像要落到松枝上,构成了流畅美观的松枝飞鸟图。

来源:广州市文物总店

由于朝廷的对瓷器制造的削减与管制,传世、出土的瓷器数量甚少,有关三朝陶瓷生产的历史文献也极为有限,学术研究比较薄弱,故古陶瓷学术界将这三个朝代称为“空白期”。

图片 1

实际上,朝廷削减或禁止烧造的只是“官样”瓷器,譬如青花龙纹等官瓷,因为官瓷一般用的都是苏勃泥青等进口颜料,价格昂贵,故限制了民烧民用官瓷。而对“民样”瓷,并没有限制到什么程度。

正统、景泰、天顺青花携琴访友梅瓶

由于瓷器的底子确实有一层脏兮兮的污垢,之后我就做了认真清洗,当它的胎全部呈现出来之后,我也迷糊了,它是赝品吗?出于对藏品的负责,我只有从气泡等微观痕迹入手,从各个角度来解析它

明代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历时近三十年,正值景德镇御窑厂生产低落的时期,迄今还未发现署有确切纪年款识的官窑瓷器。所见这三朝的墓葬出土器物,多系民窑所制,而且也未必尽是当时之物。因此,这一时期瓷器生产的面貌始终扑朔迷离,一向被称作明代陶瓷史上的“空白期”。

二、绘画具有明代风格

据文献记载:“正统三年(1438年)十二月丙寅,命都察院出榜,禁江西瓷器窑场烧造官样青白地瓷器於各处货卖及馈送官员之家,违者正犯处死,全家谪戍口处。”(《明实錄·英宗实錄》)

在空白期里,瓷器业真的就凋零了吗?“由于瓷器在民间生活中不可须臾或缺,禁烧的戒令尽管森严,景德镇的窑户为求生存难免冒险私造。”。“空白期内有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包括青花瓷在内的有色瓷器是在朝廷严格控制之下的,但民窑仍有违令生产。”。

问:大明空白期的瓷器是什么样子?有价值吗?

凡是爱好瓷器的人都知道,麻仓土是元、明景德镇制瓷的一种原料,产于景德镇附近的麻仓山的一种山上。麻仓土与瓷石结合,配置得当,烧制出的瓷器外松内密,质地坚硬,不肯变形,糖点多,且含铁量较高。但到了明晚期,麻仓土资源基本枯竭,取而代之的是比麻仓土更加洁白细腻的高岭土。这件瓷器胎质粗糙,但眼看不怎么干涩,像用湿毛巾擦过一样,有一种妥帖的视觉感受,加上圈足上若隐若现的火石红斑,已经给这件瓷器提供了鲜明的时代特征。

空白期瓷器由于传世量较少,保存到现在的完整器不多,具有很高的学术研究价值,应该好好保存!

整体看,这个瓷器造型敦厚,釉色丰润,绘画洒脱苍劲,器形古朴典雅,显得端庄美观。

“正统十二年(1447年)十二月甲戌,禁江西饶州府私造黄、紫、红、绿、青、蓝、白地青花等瓷器,命都察院榜谕其处,有敢仍冒前禁者,首犯凌迟处死,籍其家资,丁男充军边卫,知而不以告者连坐。”(《明实錄·英宗实錄》)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虽然朝廷严令禁造官样民用器,但难以禁锢瓷器在民间的刚性需求。民仿官、官仿民的显现依旧存在。而且禁烧令仅见于正统三年和正统十二年,而景泰和天顺未有禁烧令。如此一来,景泰、天顺的民仿官瓷器必呈反弹趋势。因此,不论出土还是馆藏,零星都散见景泰年代的瓷器。而且在民仿官、官仿民的背景下,肯定会有一些具有官窑质量、民窑风格的瓷器问世。因为越是禁锢的东西,越有可能受到青睐,自古以来,人类在消费方面,都有这个共性。并且,这个瓷器的落款表明,它是景泰二年的产物,应当出自瓷器政策外紧内松的时期。

在这28年中,仅从正统年一家民窑中,可以看出造瓷的规模:“正统元年九月乙卯,江西浮梁民陆子顺进磁器五万余件,上令送光禄寺充用,赐钞偿其直。”卷二十三)。

尽管从绘画、气泡、胎质和微观痕迹上体现出了它的时代感,但是端详此物,感觉釉色丰润,宝光四溢,像新的一样,“旧器如新必是宝”。这是瓷器收藏行业普通认同的观点。且从那泛白、泛金的有色气泡中看,此物在制作中加入了珍珠、玉石和玛瑙等矿物质。什么样的人给瓷器中加入这样的成分呢?肯定不是批量的朝廷贡品,而是私人定制。而且落款写的很清楚,“徐府景泰二年六月七日造”。估计定制者为了与朝廷贡品拉开距离,落款的字体比较潦草,还在字体上来了二次施釉,形成了用黑紫覆盖青蓝的现象。但不论怎么掩盖,这件瓷器已经具备了官窑的品质。它或许出自民窑,但它至少是景泰年官仿民、民仿官的典型代表。至于是那种阶层的人定制的,无疑,是当朝贵族。譬如明代大臣徐有贞家族等,只有这等身份的人,才有资格和实力定制这样的瓷器。

如此一来,兴旺发达的瓷器业因此受到了影响。到了景泰五年,在政策的压制下,“光禄寺日进、月进内库,并赏内外官瓶、坛,俱令尽数送寺备用,量减岁造三分之一”;“天顺三年奏准,光禄寺素白瓷、龙凤碗碟,减造十分之四”。

据说在鼎盛时期,仅景德镇瓷器,官窑达58座,民窑900余座,从业人员达10万人。

尽管以“热释光”为主的瓷器检测技术机构层出不穷,但从传统意义上来讲,一个瓷器的真假,都离不开眼检。因为凡是古物,都滋生在民间这个土壤。富丽堂皇的拍卖场,那是少之又少的藏家光顾的地方。因此,在这个高科技时代,眼检始终能占有主导地位,与普通百姓的收藏环境有关。在眼检时,有的专家很认真,从形、釉、胎和微观痕迹等多方面去观察和评判;有的很潦草,只瞟一眼,就能看出个真假来。本人就遇到过一位来自北京的实力专家,当我刚拿出东西,还没递到他面前,他就说是假的。我问假在了什么地方?他说底子有做旧的嫌疑。我让他看微观,他认为没必要,说文物第一眼很重要。

图片 2

瓷器在经历了几百年上千年的岁月之后,就像老年人一样,肯定要留下呈现老化的特征,它是一种因岁月而产生的物理性变化,就像老年人脸上的皮肤一样,老化现象,是古代瓷器中不可复制的特征之一。经过本人悉心观察和研究,发现这个瓷器有以下几个特征:

按陆子顺进贡的瓷器分析,肯定不是朝廷所禁的“官样”瓷,但也不应是纯粹民样的日用粗瓷,而是在形制、色彩、纹样等方面官民通用的精品瓷。从数量看,一个民间窑户一次向朝廷进贡五万余件精品瓷器,其生产能力和生产规模如何,由此可见一斑。

因瓷器上明显地表明是“景泰二年”,那就只能往景泰年上切入。陶史上记载:在中国瓷器的历史进程中,曾出现过空白期。这个空白期就发生在正统、景泰和天顺年间。

三、空白时期的瓷器概况

在明代,花鸟绘画比较流行。尤其王紱、唐寅、仇英、徐渭等人在写意花鸟方面做了不少探索,运用了元人水墨写意的笔墨,融合变化,创作出了《竹鹤双清图》、《秋鹰》、《古树寒鸦图》等绘画作品。这些人的作品或苍劲圆润,或意韵浑厚,形成了粗笔写意、淡逸潇洒的独特风格。

从这件瓷器的构图与技法上看,枝干苍劲,枝叶清秀,笔法洒脱舒朗,很接近明代早期画家王紱挥洒自如、纵横飘逸、清翠挺劲的绘画风格,又与景泰、成化年间花鸟写意画的先驱者林良绘画风格极其相似。尽管瓷器绘画与纸上绘画略有差别,但至少能看出一个画家的时代感与艺术功底。

宣德十年,宣宗朱瞻基英年而崩,年仅8岁的英宗朱祁镇承袭大统,立国号“正统”。幼帝登基的宿命便是受制于人,大权旁落。尽管有张太后和“三杨”辅政,但朝中大权还是落入太监王振之手。“土木之灾”朱祁镇为蒙古人所掳,“国不可一日无君”。英宗之弟朱祁钰继承了皇位,是为景泰朝。不久,在“夺门之变”中,英宗又从其弟手中夺回皇权,改号“天顺”,实际上景泰立朝仅仅七年。正统、景泰、天顺三朝总共历时才28年。

五、瓷器的品质

由于民仿官瓷盛行,造成了趋同现象,再加上外族侵略、饥荒不断、国力不济等原因,朝廷为了“节民力”、“彰俭德”,发出了禁烧令,譬如“正统元年,浮梁民进瓷器五万余,偿以钞。禁私造黄、紫、红、绿、青、蓝、白地青花诸瓷器,违者罪死。”;“正统三年十二月丙寅,命都察院出榜,禁江西瓷器窑场烧造官样青花白地瓷器出卖或馈送官员。违者正犯处死,全家谪戍口外。”;“正统十二年十二月甲戌,禁江西饶州府私造黄、紫、红、绿、青、蓝、白地青花等瓷器。命都察院榜喻其处,有敢仍冒前禁者,首犯凌迟处死,籍其家赀,丁男充军卫边,知而不以告者连坐。”。

一、瓷器的整体造型

四、微观痕迹和胎质佐证时代背景

瓷器中的“气泡”是胎和釉的结合体。不论古瓷还是仿品,或多或少都有气泡的存在。但是古代是靠木柴烧制,气泡饱满亮晶,生态自然舒朗,大小拉得很开;而现代烧制的瓷器,通常都是靠煤炭烧制,靠电脑控制温度,在这样的环境下,要么没有气泡,要么气泡密密麻麻,泡与泡之间没有距离感,大小基本接近。

这个瓷器黑中带紫,侈口,垂腹,圆足,对称兽耳。器身绘有铁锈色攀枝松鸟图。器底露胎,胎质灰白,看上去比较粗糙,且有芝麻点和铁屑现象。圈足上略有火石红斑。敲击起来,感觉含铁量较高。落款为“徐府景泰二年六月七日造”

4、由于施釉薄厚不均的缘故,从黑釉处迎光侧看,也就是瓷器的垂腹和口沿附近,有一道道中指宽的旋痕,这些旋痕宽窄不一,且下部旋痕明显宽于口沿部分。透过釉色,隐约可见口沿附近的每条旋痕上有几条细细的线条。瓷器口内上被紫黑釉覆盖,下壁露胎,黑釉与素胎衔接处,有酱红色的釉点,呈喷洒状溅于器壁。内壁露胎处,尤其接近底部,指头宽的旋痕和划在上面的细线条十分清楚,好像工匠师在最后的修坯时,为了美观,特意用竹签等东西均匀地旋划了一遍,因此留下了深浅不太对等的旋划痕迹。从制作痕迹看,它的手工特征很明显。

据《大明会典》卷二百九十四介绍:“宣德八年,尚膳监题准,烧造龙凤瓷器,差本部官一员,关出该监式样,往饶州烧造各样瓷器四十四万三千五百件。”

3、瓷器底子的胎质看上去比较粗糙,圈足脊梁上还有坑坑洼洼的凹点,胎质中零星可见铁屑,但用手抚摸,感觉胎质光滑温润,没有丝毫的刮手感。而抚摸仿品, 则感到刺刺拉拉地划手。本人认为,圈梁上的凹点现象系“敲底”或“切底”所致,也称“粘窑”;胎质的灰白,质地光滑,应系麻仓土制作。

2、用显微镜查看釉下,可见里面像天上的银河系一样,布满了大大小小、又圆又亮的气泡,这些气泡的形状很独特,有的单摆,有的两个一连三个一串,形成了点形、条形和堆形的壮观情景。且气泡之间距离稀疏,分布自然,有的已经出现色变,有的破裂,留下了模糊的痕迹。

1、在40倍放大镜之下,釉面可见肉眼看不到的橘皮状或牛皮状,形成这种状态的无疑是瓷器的年代。而用“瞟一眼”的方法判断它的真与假,肯定有打眼的可能。

本文由本周精选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说说明代,透过气泡等微观痕迹浅析明代景泰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