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画至书为高度书至画为极则,画至书为极则

- 编辑:betway必威手机版 -

画至书为高度书至画为极则,画至书为极则

采访之余,康宁还和弟子李嘉存合作作品《柿柿大吉》并赠送扬州报业传媒集团,期望报业集团在新闻宣传与保护、传承中国传统文化方面取得更多业绩。

李嘉存恩师康宁先生现场指导。

写意兰竹绘画是文人画中的一项重要内容,它是用简练概括的手法绘写兰竹的一种画法。于技法上注重写意,强调以书法之笔入画,追求笔墨形式本身的感人力量和作品的天然意趣,它的用笔技法训练既是绘画中线条及皴、擦、点基本功的训练,也是书法中等同于竖、点、撇、捺等的基础笔画训练,明代王绂说得更具体:画竹之法,干如篆,枝如草,叶如真,节如隶;从画面构成上,写意兰竹绘画诗、书、画三体兼备;同时兰花独处幽谷,清香袭人,象征君子操守清雅,独立不迁;竹子虚心劲节,直竿凌云,象征士大夫的谦逊虚中,高风亮节,其寓意更与文人的心境切合。由此可见写意兰竹绘画是书法于绘画中的一种表现形式,是书法发展的必然,亦是写意兰竹绘画发展的必然。

康宁说,郑板桥学楷书、隶书、行书、草书,然后结合起来,自创六分半书,太难得了,我习一辈子《孙过庭书谱》,也没创出什么自己的体来。

李嘉存表示,国家、社会给予人民艺术家很多,他们应回报社会、回报祖国。艺术家做公益事业,帮助弱势群体,正能量示范效应大,应发扬光大。

中国书法与中国绘画最完美的结合形式当是文人画,相对于北宋院体画发展的同时,院外以苏轼、米芾为代表的一些文学及书法功底非常深厚的文人画家们寄情遣性,倡导诗画兼容,将书法融入写意兰竹画中,于是兴起一股借绘画抒发性情的笔墨游戏之风,这种笔墨游戏即被后人称之为文人画,于是便有了写意兰竹绘画的雏形。至赵孟頫提出的以书入画理论,史上第一次实现了书法和绘画在技法上的融合,推动了元代文人画的成熟,他的诗句石如飞白木如籀,写竹还应八法通。若也有人能会此,须知书画本来同。为绘画与书法的发展注入了无限的生机与前行的动力。

来扬参加相关活动的国画大师李苦禅入室弟子、著名花鸟画家康宁,携弟子中国铁路文联美协主席李嘉存作客扬州报业传媒集团,了解新闻出版流程,参观中国雕版印刷技艺,观摩文津阁本《四库全书》原大原色原样复制产品、古字画宣纸高仿产品等,对扬州报业传媒集团一手抓新闻宣传、一手抓产业发展的理念、成果予以赞赏。

中国网4月10日讯4月6日-12日,李嘉存、陈社旻、薛英杰三位艺术家书画作品联展在北京琉璃厂举行。

2、中锋用笔是书法和绘画共同的宗旨

要说自己是大师,你首先得会写字,然后再达到奇绝的要求。康宁说,什么叫行云流水?字写出来就好比瓶里的水倒出来,一气呵成,而不是做出来的。写字,手中心中得有这样的感觉,才能有成就。

本次展出作品有李嘉存,陈社旻,薛英杰三位艺术家单独创作的作品,也有李嘉存、陈社旻,薛英杰相互发挥各家所长共同创作的作品。展览吸引数百余书画家及书画爱好者参观。前来观赏的书画家们称,展出的画作构图别致,笔墨秀逸,画面有灵气、有思想、有意镜。

书法者加强对写意兰竹的训练可以拓展视野,增强运笔的灵活性,提高对毛笔的驾驭能力;反之习中国画者必习书法,它可以提高文化学养,增强笔的中锋骨力,提高对画面构图的经营布势能力等。

每一个中国画家,必须得写字,即使不成书法名家,至少要会写字,否则,成不了、也配不上书画家的称谓。

参加展览的书画家合影留念。

如明代的徐渭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于诗词、书法兼能,但自小并未接受过严谨的绘画训练,习画后深厚的书法和文学功底,使得他于绘画上超出常法,直达新境,成为大写意花鸟画承前启后第一人;近代的吴昌硕也是从学习书法、篆刻入手,其曾在日记中写到余学篆好临石鼓,数十载从事于此,一日有一日之境界。51岁拜任伯年为师学画,笔下之功立现,任伯年预言其他日画技不在我之下。吴昌硕取篆籀之法作兰竹,狂草作藤萝,他曾说:我平生得力之处在于能以作书之法作画。可见书法之功于写意绘画中的重要性。

书画同源,画家首先得练得一手好字,即使不能成为书法家,也必须会写字。

图片 1

从发展雏形时的苏轼、米芾、宋徽宗,到写意兰竹绘画基本形式确立时的赵孟坚、赵孟頫,再到元代发展期的倪瓒,进而到明代的徐渭、王铎、倪元璐、清代的郑板桥、近代的吴昌硕,无一不是书法大家,甚至是书名可掩其画名,比如米芾、宋徽宗、赵孟頫、王铎,一提到他们人们首先想到的是他们的米家书法、瘦金体、楷书等,即便是郑板桥和吴昌硕每每提及,都必然要说到他们的六分半书和石鼓文。

这次来扬州参加纪念郑板桥诞辰320周年活动,是康宁继5月来扬出席怀水清兴个人书画艺术展后,半年内第二次来扬。

生于1954年的李嘉存,是国家一级演员、中国铁路美协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理事、北京市伊斯兰教协会副会长。师从国画大家康宁先生,后拜欧阳中石先生为师。先后在美国、法国、意大利、埃及、日本、韩国、泰国办展,同时在我国台湾等多地举办书画展,传播中华传统文化。

1、创作方法、手段、目标的一致性

接受本报采访时,康宁毫不掩饰对郑板桥、扬州八怪诸家的钦佩与尊崇。他说,任何有志于书画艺术的人都应该深刻理解书画同源,中国画不是画出来而是写出来的。

1978年生于北京市的薛英杰,相声师从表演艺术家侯耀华先生,书画师从表演艺术家李嘉存先生。现任中国书画艺术研究会副会长、中国书画协会理事、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苏州美院特约教授、津派书画艺术研究院副院长。

时至深秋,立冬小寒,我为书法本科生讲授的写意兰竹临摹课开始了。教学相长,通过对这一内容的备课准备,自己得以将相关知识重新梳理、编排,感悟颇多,落笔为记。

苦老一生练习正书古石第一的《爨宝子碑》、《爨龙颜碑》,大字无过瘗鹤铭的《瘗鹤铭碑》。而他在去世前一天夜里,还在写字,他的笔墨能够有这样的成就,和郑板桥的成功是一样的。

1958年生于靖江的陈社旻,是中国书协会员、扬州市书法院副院长、中国书协扬州考级中心主任、扬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其作品、论文多次入中国书协主办的全国展及书学讨论会并获奖,先后在新加坡、日本、韩国、俄罗斯、马来西亚等国以及我国香港、澳门、台湾地区举办个展、联展及学术交流,出版专集九种。

书画同源,二者从发端、发展至成熟,始终保持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近代写意花鸟画大师李苦禅曾说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是对中国书法与绘画关系最为精妙和准确的概述。

我也画竹,就是和郑板桥学的,只是这么多年,只得皮毛而已。郑板桥为何能画好竹?康宁说,书画艺术必须有极为深厚的文学功底,以及对传统文化的深刻理解。郑板桥是康熙秀才、雍正举人、乾隆进士,一生熟读诗书,能默写四书,这绝不是常人能做到的。

书画家李嘉存。

甲午小寒于逍遥堂

康宁举例,钟繇的书法云鹤游天;王羲之的书法虎卧凤阙,龙跃天门;卫夫人在《笔阵图》言横如千里之阵云、点似高山之坠石、撇如陆断犀象之角、竖如万岁枯藤、捺如崩浪奔雷、努如百钧弩发、钩如劲弩筋节;《孙过庭书谱》称悬针垂露之异,奔雷坠石之奇,鸿飞兽骇之资,鸾舞蛇惊之态,绝岸颓峰之势,临危据槁之形;或重若崩云,或轻如蝉翼;导之则泉注,顿之则山安

身为北京市西城区红十字会常务理事的李嘉存还是一位热心公益的书画家。近年来,他多次参加北京市西城区红十字会为救助大病患儿举办的公益书画笔会,数次捐资捐画,将自己作品拍卖所得全部用于资助贫困学生、大病患儿等。

4、写意兰竹绘画大家的成长历程多从书法开始

康宁说,苦老对书画同源有12个字的认识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恩师生前经常告诫学生,中国画一定要学习书法,中国画是写出来的,不是画出来的,所以他要求学生每天写字。

图片 2

书法与绘画的起源最早可以上溯到新时器时代陶器上面的刻画符号,在此基础上为了生活与交流的需要,逐渐形成了文字和图画。商、周时代刻在龟、兽骨上的甲骨文是至今可见最早的古文字代表,既是象形文字,也可以说是文字象形,其后二者的发展,一路相随。从客观存留下来的物件上看,书法的第一个高峰是魏晋南北朝时期,而绘画的第一次浪潮则出现在五代、两宋时期,看似书法先与绘画,但如果考虑到在当时物质条件下,绘画的载体是绢,而书法的载体可以是石碑、崖,俗话说纸千年,绢八百,绢过千年已是难以保存了,那么距今1000多年前的五代时期再向前,包括唐及魏晋南北朝时期,是否绘画也同书法一样交相发展,只是作品没能存留下来而已,我们可以有理由相信。

康宁心中的郑板桥,其地位高崇,艺术形象极为丰满。

李嘉存恩师康宁先生亲临现场高度评价画展,并鼓励三位艺术家再接再厉,为中国传统书画文化多创辉煌。

五年的华夏文明,在东方这块具有强烈人文精神和地域特色的板块上,孕育出了两大具有符号与代表性的民族国粹中国书法和中国画。

半年内两次去同一个地方的,只有扬州。康宁说,在扬州,他想多看看郑板桥的作品,多感悟郑板桥当年的生活气息,郑板桥实在太了不得,我画竹兰,不是学苦老,而是将郑板桥视为前贤恩师。

图片 3

5、写意兰竹绘画的集大成者无一不是书法大家

现在,书画界大师满天飞,让人眼花缭乱。对此,康宁直言:仅凭自封,就是大师?

要知画法通书法,兰竹如同草隶然正是郑板桥在总结了以画之关纽透入书以书之关纽透入画后得出的结论。书画兼善是对史上诸多书画名家的概述,也是一条经艺术大师们的人生经历反复验证了的、正确的书画艺术成长之路,拾阶而上择捷而行让我们于书画天地中共同努力,遨游、成长。

一世兰、半世竹,画竹兰的难处,郑板桥有人人为之,不得好的感慨。

6、二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恩师对我说,有清以来,画鱼者首推李方膺,次者八大山人。画竹者,唯有板桥,无出其右。康宁说,李苦禅是近代大家,有这样的认识是非常不易的,他没有因为老师是齐白石,就说老师画的竹子最好。

3、写意兰竹绘画与书法同源、同体、同道

无论是中国书法,还是中国画都以纸、笔、墨为工具材料,把运笔分为落笔、行笔、收笔三个阶段,都用中锋、偏锋、顺笔、逆笔等,以提、按、顿、挫、轻、重、缓、急来表现高、低、强、弱、俯、仰、争、让,追求浓、淡、干、湿、虚、实、疏、密等的变化,皆以创作出具有气韵生动的作品为最终目标。

书法中的中锋用笔与兰竹绘画中的骨法用笔本质上是一致的,这也是毛笔自然属性从中锋而入,从中锋而出的体现,二者的任何用笔变化都是以中锋为原始出发点,根据需要不同加以变化,如书法用笔的偏、侧、藏、露;绘画用笔的钩、擦、点、染,书法里一个汉字,绘画里一个图形唯笔软则奇怪生以一管之笔,拟太虚之体。

两者同时注重线条的质量和表现能力,虽然这两门艺术各自独立,但始终相渗相融,孪生互助。写意兰竹绘画的这一个写字与写书法的这一个写字其含义并无不同。写意兰竹绘画最初的创立强调的就是引书法之笔作画,同时写意兰竹绘画发展的最高成就者也是将书法中的这一个写字于绘画中运用得绝佳绝妙者。

本文由资讯中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画至书为高度书至画为极则,画至书为极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