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傅抱石绘画展开幕,三个子女眼中的

- 编辑:betway必威手机版 -

傅抱石绘画展开幕,三个子女眼中的

7月9日,由省博物馆和南京博物院主办的“江山多娇——南京博物院藏傅抱石绘画精品展”在省博物馆举行。开幕式结束后,记者对傅抱石先生之子、著名山水画家傅二石进行了独家专访,他向记者讲述了傅抱石绘画及生活中一些鲜为人知的故事。

图片 1

 

傅小石

  采访在省博物馆一楼贵宾厅进行,70多岁的傅二石,不仅继承了父亲的事业,还秉承了父亲那种自然放达的性情,他天性直率,诙谐幽默。

傅小石:父爱支撑我和命运抗争

 

傅抱石十分喜欢小石,从小就教他如何握笔、如何画画。有一次,傅抱石夫妇外出时,家里来了客人。父母回来后,小石告诉了他们。父亲问他是哪位客人,小石这才想起忘了问客人的姓名,可是他灵机一动,拿来一支空烟盒,然后翻转过来,在上面画出了客人的面容,居然画得挺像,父亲一眼就认出来了,傅小石也因此踏上了他的艺术旅途。不过天有不测风云,傅小石上中央美术学院学习时是高材生,然而校门未出,却横遭厄运:1957年被打成右派,但是傅抱石怎么也不相信儿子会反党反社会主义,于是,他借着赴京为人民大会堂作画的机会,约来了在北京双桥农场劳动改造的小石,见小石骨瘦如柴,表情拘谨,傅抱石的心头不禁泛起一股酸楚。他对小石说:以后,你可以常来,我已经同有关方面打过招呼,一则可以看我画画,二则可以跟我当当助手。记住,不管什么时候,画画是不能丢掉的。在父亲的关怀下,小石增强了继续作画的勇气和信心。他白天勤勤恳恳地劳动,晚上则通宵达旦地作画。傅抱石倾注了他全部的父爱,一直支持和鼓励着儿子,使傅小石面对命运的打击,不气馁,不屈服。自己的勤奋,加上父亲的悉心指导,小石倾注了7年的心血,完成了美术理论专著《图案设计新探》。著名画家黄永玉看了之后,非常欣赏,说:我认为这本书至少可以用五国文字出版。

  傅二石介绍说,此次展览精选了傅抱石20世纪20年代至60年代的作品78件,系统展现了傅抱石的绘画艺术历程、风格和特色。傅二石说:“1979年,母亲罗时慧将父亲傅抱石的380余件作品慷慨地捐献国家,并入藏南京博物院;2007年1月,我们兄妹6人又将珍藏的父亲的写生画稿、著述手稿、自用印章等再次捐献国家。 ”

傅二石

 

傅二石:美术教育从点滴开始

  一位慈父严师

傅二石是傅抱石先生的次子。在傅二石眼里,父亲傅抱石是一位慈父严师。虽然平时父亲傅抱石总是对孩子们慈爱有加,常给兄妹几个讲故事,还常讲些自己留学时的所见所闻,让兄妹几个受益良多,可是一提到作画,父亲就成了严师。七八岁时,傅二石开始真正动笔学画。初学画者大都是以临摹起步,但傅抱石绝对不让自己的孩子临摹自己的作品,而是让傅二石从临摹芥子园画谱等入门教材开始,稍大一点,便开始临摹名家画作。即便在临摹过程中枯燥无味,傅抱石也坚持让傅二石临摹名家画作。傅二石曾回忆:父亲坚决不让我临摹他的画,如果被他发现了,我是要挨批的。父亲认为我模仿他的画不会有出息。他常说,他最后形成的自己的独特的风格,那是他经过很多年的摸索和积累后慢慢形成的,是他的修养和学问的体现,他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样在探索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东西。这一点让我受益匪浅。

 

而最让傅二石印象深刻的是,1963年陪傅抱石到浙江写生的经历。我们所有人素描都很详细,唯独我父亲很闲,只是偶尔掏出一个小本子画上几条线。傅二石回忆,每晚回到旅馆,父亲总能一气呵成将白天的美景画下,贴切传神,别人叹为观止。他忍不住向父亲询问诀窍,傅抱石指着他的脑袋说:你眼睛看得很累,这儿却在休息。脑中无景,素描画得再多也没用啊。傅抱石说,采风的时候脑子要动起来,看到一处就要想:这形这色,要用怎样的方法画?素描本上勾几笔只是给自己创作时提醒,真正的素材要在脑子里。直到今天傅二石也在沿用着这一方法。

  傅抱石1904年生于江西南昌,是当代著名山水画家和美术理论家。在傅二石眼里,父亲傅抱石是一位慈父严师。傅二石说:“在父亲心目中,女儿是玉,儿子是石,他的第一个孩子是我的哥哥傅小石,之后他想要个女儿,但没想到又是一块石头,这就是我傅二石。 ”

傅益瑶

 

傅益瑶:父亲激发了我的创作灵感

  因为父母都是画画的,家里往来的朋友也都是徐悲鸿、李可染等这样的大师,耳濡目染使得傅二石兄妹6人也都先后学起了画画,并且一辈子与画结下情缘。虽然平时傅抱石总是对孩子们慈爱有加,常给兄妹几个讲故事,还常讲些自己留学时的所见所闻,让兄妹几个受益良多,可是一提到作画,傅抱石就成了严师。七八岁时,傅二石开始真正动笔学画,初学画者大都是以临摹起步。傅二石说:“父亲坚决不让我临摹他的画,如果被他发现了,我是要挨批的。父亲认为我模仿他的画不会有出息。父亲常说,一个画家最后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那是他经过很多年的摸索和积累后慢慢形成的,是画家个人修养和学问的体现,他也不例外。他希望我也能像他一样在探索的过程中形成自己的东西,这一点让我受益匪浅。 ”

傅益瑶是傅抱石先生的第三个女儿。她小的时候不喜欢画画这苦行当,一心想当电影明星,当戏剧演员。她背着父亲去学习表演艺术。后来又觉得英语时尚,高中毕业后闹着要去考大学英语系。但傅抱石认为,把中文底子打好,将来做什么都行。而今,已成为名画家的傅益瑶,也十分感谢傅抱石当年给她从事绘画打下了一个坚实的基础。

 

傅益瑶临摹其父傅抱石的作品,已达到乱真的程度。张大千曾劝她不要放弃这个路向。但傅益瑶发现,越学谁越学不像,她的作品中有太多父亲的痕迹,但就是没有自己的痕迹。傅益瑶苦心琢磨,终于找到方向。傅益瑶认为,现在年轻画家比较浮躁了点,不能一拿笔就想成名,要一步一步走。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她说,水墨画在国际画坛的地位绝对是往上走:现在用电脑,水墨画是电脑无法做精做深的。水墨画不会消亡,这个艺术和人的心灵是在一起的,心灵不灭,水墨画不灭。

  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傅益瑶表示:我拿起笔画的时候是我爸爸过世以后。我拿起笔看到我爸爸的样子,我临摹爸爸画的时候就好像看到他,我现在画很难的东西时,想想他,有时候就会发现灵感。后来,她终于创作出了属于自己的笔墨和题材。

 

编辑:孙毅

  1961年傅抱石来到东北写生,曾经到过辽宁的沈阳、大连、鞍山、抚顺等地,此次展览有表现鞍山的《假日千山图》,表现大连的 《大连星海公园图》、《老虎滩渔港图》等。

图片 2

  近百幅作品中,傅抱石创作了很多表现抚顺西露天煤矿的作品,如《煤都壮观图》等。傅二石说,1961年8月4日,傅抱石前往抚顺参观著名的西露天煤矿,面对眼前热火朝天的劳动场景,心灵受到了极大的震撼,引发了他强烈的创作冲动。但这既不是青山绿水,又不是奇岩古树,满眼都是一些不适合中国画笔墨表现的铁轨、煤层、煤车等。面对难题,傅抱石勇敢挑战,他不管前人画没画过,值不值得画,他就是要表达对煤矿工人的爱与敬,傅抱石凭着对中国画笔墨的理解,采取多变的点染、留白等手法,反复尝试,摸索出一种新的表现方式,8月16日终于完成了《煤都壮观图》。画面上,有煤山、厂房、大吊车、电线杆、烟囱、挖掘机等,也有运煤的汽车和火车呼啸而过,既画出了露天煤矿开采后煤山的壮观,又呈现了繁忙热闹的现代工业景色。他用自己的真诚、才华、激情,记录了其所在特定时代的社会生活,为后人留下了一个时代的文化记忆,从而与古代山水画追求的萧寒、超脱、不食人间烟火的意境形成了根本区别。有专家称,傅抱石成为在中国绘画史上第一个用国画表现煤矿的人。

 

  “往往醉后”并不是一枚简单的印鉴

 

  展览中,我们不仅能欣赏到傅抱石的绘画作品,还看到傅抱石的常用印鉴,印鉴中有一枚是“往往醉后”。

 

  傅二石说,从很小的时候起,每次父亲作画时,他和哥哥傅小石都要在边上为傅抱石研磨,所以傅抱石的每一幅新作,哥俩都是第一个观赏者。自然父亲在创作时的一些习惯也逃不过他们的眼睛——大书画家们都有笔墨纸砚文房四宝,可在傅抱石这里,却还要再加第五宝——酒。傅二石说,“往往醉后”并不是每一幅画的后面父亲都会盖上此印,而一定是在喝了点小酒后创作的自己满意的作品上才会加盖。父亲喝酒作画并不是真的喝醉了,而是酒量正好达到没有失去理智的状态。酒会让父亲有更好的灵感,往往酒后作画,他的画笔中含着醉,却又非醉,意境超乎自然。傅二石说,这枚印鉴并不是常人理解的,傅抱石酒后作画就盖上这枚印鉴这么简单,而是因为酒后吐真言,往往醉后见天真,表明父亲作画时真实的精神状态。

 

  傅二石说,小时候他负责给父亲打酒,不过,打酒回家的路上,他总是要偷着喝上几口。傅二石说,让他终生遗憾的是,父亲去世的时候他不在父亲身边,当时他在外地,家里紧急通知他说父亲病了。等他出火车站时,看到很多人围着报刊栏读报,他凑过去一看,那是他所熟悉的父亲的音容笑貌,只是外面加了黑框,他一下子蒙了。

 

  一些正规出版社也出版傅抱石假画

 

  由于傅抱石离世较早,与同一时期的齐白石、张大千相比,存世作品数量较少,因此尤其珍贵。在拍卖市场上,傅抱石的作品更多次创下天价。11月22日,中国嘉德2009秋季拍卖会上,傅抱石的《巴山夜雨》以1848万港元成交。同年11月29日,香港佳士得举行秋季拍卖会,一幅傅抱石的《杜甫诗意图》以6002万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傅抱石作品的拍卖纪录。

 

  经过专家考证,傅抱石存世作品,包括没画完或基本画完但未落款的,总计约3000件左右,全部画作中可报出画名的约1000多件。这些作品中60%在国内,40%散落在海外。有专家指出,傅抱石创作时,不好的肯定要撕掉,有希望画好的,往往画到一大半就放在一边,等下次接着画,有的落款也要再等上一段时间,这也在客观上造成了存世作品数量的减少。因此,其作品近些年日益受到海内外藏家的关注和追捧,拍卖价格一路走高。

 

  现在最让傅二石苦恼的是,因为父亲的作品市场价值极高,所以假冒品泛滥,甚至连一些正规的国家出版社,也出版了不少假画。他说,有造假的人借正规出版社名义先把书出版了,然后再到市面上卖假画。

本文由资讯中心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傅抱石绘画展开幕,三个子女眼中的